首页 > 新闻 > 新闻详文:数字版权的商业盈利模式死结何解

数字版权的商业盈利模式死结何解

发布时间:2020年05月07日 12时31分41秒   新闻类型:广域新闻    访问次数:1979
字体: 初始 添加收藏 分享给好友

互联网数字版权的商业盈利模式死结何解?

出版业一头是传统纸质书本出版业务在逐步萎缩,一边是网络数字出版业务不受读者买账,盈利难维持,这是目前中国所有传统出版业和网络版权供应商的抑郁点。

网络的迅猛发展,以前随处一点常用知识可能需要去书本里找,现在只需简单在手机或电脑商通过网络搜索即可找到,传统出版业相比网络数字版权可能还是要容易得到读者付费支付,传统出版业,有一部分刚性强制供需链条,那就教育目前我们的教育,政府主导的教育仍然是纸质书本媒介作为教本,从小学到大学的课本均是传统出版媒介,这个量是相当庞大的,然后依附在教育的衍生课外读物关联读物规模也是相当庞大的,这个是传统出版业坐吃山不空的固定订单生态,而互联网则难以有这么好的背靠大树。

传统出版

传统出版业,有个物理介质书本,文字记载在书本的纸张内,读者需要一页页翻开才能阅读,如果不购买书本则无法拿到里面的文字内容,这就是传统出版业终端销售模式,文字记载的知识内容,由书本装订在内,买得书本即买得了知识内容。书籍这是几千年的历史形成付费模式,传统出版就是书本知识产品打包生产商,作者则是著作知识生产人,书店则是销售商。购买书本付费,这是日常买卖付款道德常理。

互联网数字出版版权

互联网出版,简单到作者和发布平台两个主体,互联网出版不需要传统纸质书媒介,没有出版商的书本装订,没有书店的销售终端,这一切业务逻辑处理交由后台数据库处理,这个版权供应平台做的事情。那么问题就是:付费盈利模式的一个未能逾越的坎,在书店可以掏钱付款购买书本,却无法从网络端支付购买知识,购买书本付款已经是一个道德习惯,在网络平台购买付费知识内容却没有必然的道德常理。

数字版权,不局限于单一的书本文字形态,它可以是文字、图片、音乐、视频内容,还可以是软件数据著作权,软件著作数据技术著作相对实现付费比较容易,因为它涉及技术授权,没有付费也就直接无法获得技术支持。唯独最难获得付费支持的可能是纯文字类型的著作权难以保护,在网络上轻松可以复制内容,即便是走法律维权途径,时间周期最终获得很小的所得。

阅文集团著作产权纷争,几经易主作者与平台著作财产所有权之争,从中也可看出互联网数字版权的商业盈利生态环境的艰难程度,腾讯规模作为中国数一数二网络科技公司,数字版权生态环境的搭建,都面对着掌门人出走,免费和付费模式中探寻挣扎,免费则是通过腾讯广告系统分发到文学作品中,付费模式则是依附于其微信和QQ两个庞大用户数量基础,以及支付渠道做商业生态构建,一边作者创作成果得不到或者得到少量的收入,一边是平台的著作产品商业付费折现迟迟不见增长,这就来了作者著作人和平台供应商之间的纷争。

关联参考:被百万作者维权,阅文集团动荡的原因分析(新浪专栏),著作权归属遭质疑!阅文:作家如何授权可自选(网易科技),阅文集团高管换血:腾讯嫡系入主 吴文辉再次出局(网易科技)

在中国数字版权难以盈利,这个问题是中国网络文化的基础薄弱之处,以前上网的群体,要嘛是无业游民,逃课不听话的学生,办正事主流知识查询获取、办公的反倒是少数,而美国那边上网的用户主流是受教育高群体,为工作为查找资料,为购买商品技术服务,购买意愿变现比较高,中国网络用户虽然随着移动互联网手机端冲浪数量成长巨大,但是这普通用户一般认为网络就是虚的摸不见的,图个消遣娱乐,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网络公司做娱乐网络游戏却能很快盈利,唯独做正事知识付费在线阅读内容付费,却那么艰难所在。